财新传媒
2011年07月25日 17:36

学费何时了

一个理性的公司是不会这样坦然地去做赔本生意的
陶景洲

现在,中国企业正积极地“走出去”,到海外投资、兼并收购或承包工程项目,但时有巨亏或纷争的消息传出。

在最近一波坏消息中,较严重的一个就是中海外波兰高速公路项目。中国中铁子公司中海外牵头的总承包方拒绝履约,将面临2.71亿美元的潜在索赔风险,以及三年内禁入波兰市场的处罚。

最新的这起中海外案例并无新意。它犯的也是其他中国企业在海外常见的毛病,即在投标过程中,对项目在技术、财务等各方面的调研明显不足;在设定投......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8日 10:00

知识产权之争方兴未艾

记得七、八年前,中国的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联合颁布了新的司法解释,加重知识产权侵权的刑事责任。当时在京访问的一位美国贸易副代表很兴奋地向我提及此事。我当时提出,要想真正地改变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状况,仅靠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我甚至引用了一段马克思关于资本家的著名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假冒的利润又何止百分之三百呢?我同时提出,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必须具备两大要件:一是不仅外资和外国企业是侵权的受害者,而且要等到中国企业也成为侵权的受害者的时候,否则,舆论和民众没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31日 16:34

权力的异化和纷争

1982年去法国学习时,专业是比较宪法和比较行政法,公共行政的老师每每引用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的官僚制度理论,理解了官僚制度是一架非人格化的庞大机器,尽管其最初的目的是服务社会,但不可避免地会趋于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本想把他的理论在回国进入行政序列后进行验证,但是阴错阳差,数年后却转为做了国际商务律师,处理外国公司在中国以及中国公司在海外的投资和仲裁事务。

本来不想再和官僚体系问题打交道,但是,日常生活中又每每碰上。而最具新闻性的,怕是醉驾问题了。《刑法》自从把醉驾入罪并在五月一日实施之后,最高法院一位副院长指出醉驾情节轻微不入罪。之后,舆论热议,公安部顺应舆论导向要求警......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4:40

万里长城和泰姬陵

      在海南三亚举行的金砖五国峰会在世人关注下闭幕。这使我想起几年前希望探讨的问题: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到底有何不同?为什么能在发展中国家中双双异军突起?
 
      多次出入印度,尤其在2007年夏季,我曾拜会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部长拉梅什(Jairam Ramesh),他被视为“中印”(Chindia)一词的创造者。中印关系,有时就像这个词那样紧密。每次想到这个词,我都不禁联想中印发展模式的异同。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0日 16:24

河南的一锅粥——从诈骗368万元高速公路通行费案说开去

在上大学期间,我每每坐火车回老家在郑州下火车转汽车,对郑州印象最深的,要数那里的“马糊汤”。它是用说不清的各种菜类、蛋花等做成的粥状的东西。不知是否从“马马虎虎”借用过来。看到近日媒体上有关平顶山中院有关时建锋诈骗高速通行费一案,使我禁不住想起我喝过的“马糊汤”。禁不住要对司法的公信力说上几句话。

2010年12月21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时建锋无期徒刑。指其从2008年5月起,非法购买伪造的武警士兵证、驾驶证、行驶证,并购买两副假军用车牌照。判决一经媒体曝光,热议四起。该案可以说是中国现代社会的一个缩影。若此事能使人们心悦诚服,则中国法治就有戏了。

两副军车牌照到底是真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8:00

重庆房产税合法吗?

一年多前开始写博客,其间又因为《财经》的大换血搬了一次家,我本来只想就日常经济生活说点闲话,而不愿意就枯燥的法律问题去写什么评论。

今天看到各网站都在讨论,说是重庆会在第一季度确定开征高档商品房房产税,大量讨论都在说这种税种到底应该定多高为宜以及对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扬有多大作用。而我这个学法律出身的人则禁不住首先要问:重庆开征房产税违反宪法吗?违反中国的法治原则吗?想一想,觉得还真有那么一点。

增加新税的法定权力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它也可以授权国务院开征新税。国务院在1986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在该条例中,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属于免纳房产税的范围。该条例并没有区分......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4日 14:50

二十五年目睹北京交通之怪现状

北京这个世界的“首堵”之一,近日又出台了“摇号上牌”的治堵新规,从购车、用车、停车等方面作出了不少规定。而我以为这根本不能解决北京的交通问题。

我开始从事律师职业的1985年,所参与的项目之一就是帮助一家外企就北京交通信号综合治理提出方案。在过去的二十年在京的日常生活中,每天坐在车里,每每想说说我对北京交通的看法。

北京的道路不能说不宽,北京的车辆并非那么多。但偏偏车辆堵得出奇。北京交通的怪现状众多,这里仅举数例:

一、“车水马龙”,出自《后汉书•明德马皇后记》。车如流水看来古人亦明白。但我们的道路建设部门、公安交通部门却反其道而行之。若视车如水,大家都知道长江入海口要比河道宽出......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3日 16:38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偷得浮生一月闲,我得以在我曾经生活过将近十年的法国度过近一个月的假期。这也使我有时间整理许久以来的有关在那里生活和学习的点点滴滴,或许有一天会写出我的“西行漫记”来。

在我众多的法国友人中,我的恩师丹克(André Tunc) 先生是我最敬重和最难以忘怀的。

严格说来,他甚至不能算是我的导师。因我未出国之前对外部世界浑然不知。中法教育部的官员们为我选了丹克教授作为我的导师。事后知道,中国和法国的相关官员都是名副其实的官僚。

第一次见到丹克教授是他请我到他家中吃饭,约好下午七点钟,我六点半就已经到他家的楼下查探清楚。七点钟准时敲门,丹克夫妇很热情地接待我,但我只有个月功底的法语太差,以至于......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4日 09:32

国外的野鸡大学和国内大学的野鸡

唐骏的学历门,在经过如火如荼的近两个月媒体吹捧之后,现在似乎有逐渐淡出的趋势。“野鸡大学”这一称谓也已成为知识界,特别是海归界茶余饭后的议题,且一律把矛头指向那些以营利为目的发文凭而未得到当地官方承认的大学。许多人对在当今时代为何野鸡大学还能使众多中国人上当受骗感到不解。

国外野鸡大学骗了我们国人不少钱, 但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之类。因此看不出国人对这类学校的憎恨。这也可能是因为中国人不差钱,或者说在学位问题上不差钱。若非我们生活在网络时代,怕是众多博士、工商管理硕士以及其他修成正果和金身的才子佳人还会与日俱增,抑或使我们“三日不见(可能花一天时间需要去这些国家取一趟......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30日 18:21

留住咱们自己的污染

入夏以来,或许由于气温的升高,或许由于水位的升高,不时传来对祖国江河污染的消息:

7月3日,紫金矿业位于福建上杭县的铜矿湿法厂发生污水渗漏事故;

7月16日,大连新港发生输油管线爆炸;

7月28日,吉林的松花江上出现7000只左右的化工物料桶。

紫金矿业渗漏事件据报道说大约造成378万公斤鱼中毒。据说县政府每公斤鱼补偿12元。这或许和市场价差不多了吧?对鱼苗按每公斤12元全部进行收购。不过我不太理解县政府着的是哪份急。也没有看到紫金矿业到底赔了多少钱,或者就事故可能需要的赔偿做出了多少提留。紫金铜矿湿法厂污染之水流到广东省,据说水的断面铜浓度符合国家III类水标准,并没有超标。而在紫金矿业的网......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9日 16:51

由房价和地下经济说开去

新华社从3月28日开始连续发表六篇“新华时评”文章,对目前居高不下的房价进行痛击。这种连续作战的作风,怕是要追溯到六十年代《红旗》杂志社发表的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史称“九评”。可惜,当时的九评没有能使苏共幡然醒悟,脱离“修正主义”的轨道,目前的“六评”也未能阻止日日增高的房价。以至于有人就房价发出是共和国的总理说了算还是开发商的总经理说了算的疑问。

四月以来,国务院又采取诸多抑制房地产投机的措施,如对两套以上房产的买房人按揭贷款首付的提高,贷款利率的上调。上周六更提出对第三套房的买房人可以拒绝发放新的按揭贷款的措施。

由房价的继续上涨,使我想起上述措施治理都是针对官方经济的,而房价......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8日 17:02

三下美国

由于日程安排的巧合,我三月份三下美国(所以用了“下”字,是因为咱们中国人现在都有对美国居高临下的感觉),每次停留都不超过两个整天,但感触良多。

一. 一下洛杉矶

月初去洛杉矶,受邀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想用UCLA,但因中央电视台已收到一纸命令,规定以后不准使用英文简称,怕财新网不久也会收到类似指令,以至本文被和谐)演讲在华合同纠纷解决问题。

该行的最大收获怕是要算见到了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面的一位刘姓朋友和她的老公吴先生了。她通过谷歌找到我并和我事先取得了联系。我在“W”旅馆,它不仅紧靠UCLA,而且这名字也不禁使我力图回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Where)和何时(When)。他们夫妇一早到旅馆......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09日 20:45

“3T”难题

去年十一月中旬,在奥巴马访华前夕,一家公司邀我去参加它组织的讨论会“中美互信, 共创未来”。会上,一位发言者大谈中美已建立相互信任,不仅未来是G2格局,且中美将共同治理未来的国际社会。

我对上述发言不以为然。我的发言大意是“中美没有互信的基础,你感到美国会相信中国吗?你感到中国会相信美国吗?同时在可预见的将来,中美更不可能来共治国际社会。原因很多:你感到美国会同意把它在这个世界的霸权和中国分享吗?你感到欧盟及日本等国会同意中美共治吗?国际社会的格局决定了未来相当一段时期,都会是以美国为主角的多极社会”。

我发言之后不久离开,据会后有的朋友告诉我,那位先生在随后的补充发言中,又狠批了我一......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3日 16:32

买酒记

国庆假日和圣诞假日期间,我曾和不同的朋友分别去法国的“波尔多地区”和“布根第(Bourgogne)地区买酒。

波尔多大概应该算是世界葡萄酒的圣地。我们下榻在一个Relais & Châteaux在波尔多Pauillac地区的酒店。从波尔多机场出发,经过那著名的城堡之路(Route des Châteaux)一个个波尔多酒庄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Margaux, Beychevelle, Latour, Lynch Bages。

在第二天经朋友安排去参观了Châteaux Latour,它是1855年评选的波尔多梅铎区(Medoc)五大庄园之一,是世界红葡萄酒中的极品。

使我感到十分惊叹的是,这个庄园的葡萄园面积并不大,而和它相邻的葡萄园生产的葡萄酒的价格往往要比Châteaux Latour葡萄酒的销售价格低十倍......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9日 15:47

铁矿砂迷住了我的眼睛

本月17日中国钢铁协会高调宣布与FMG达成铁矿石价格协议,比力拓等三巨头与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达成的粉矿和块矿价格都低了3%和5.96%,总算对旷日持久的铁矿石价格谈判有了初步的了结。但同时又说,其与其余铁矿石三巨头的谈判还在进行。但因为中钢协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对信息披露不需要很充分,所以,还需要其他方面的消息。

从澳洲传来的消息,似乎FMG也在宣称其在中国有了重大的突破。因为这一3%的价格之差,是以中方必须依照FMG所能接受的条件(on terms acceptable to Fortescue)并在9月30日之前向FMG提供55~60亿美元的融资便利。如果9月30日之前达不成协议呢?FMG和中钢都没说。那只有天知道了。

我总感到中钢协的这一胜利,现......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6日 15:37

“绿坝”和“红线”

工业和信息化部在兴致勃勃地发布《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这一 善意的举措会引起中国乃至世界的批评之声。

过滤网上的不良信息方便父母对子女上网情况的了解,行政机关事实上在行使“父母官”的职能,这一善意的举措可惜忽略了众多法律上的“红线”。

首先,对于什么是不良信息?它的确定标准是什么?由谁来定?该规定并没有给出答案。除了淫秽、暴力、猥亵等被大众公认的不良信息以外,其他的界定标准现在还不得而知。那么这一“绿坝-花季护航”所要屏蔽的信息判断标准的透明度、定期或不定期的删除和添加是否都应该由这一软件的工程师们来决定?该软件对公民隐私和自由的潜在的侵犯,大家似......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1日 16:11

看淡G20

G20的各国领导人大多已启程飞往伦敦。伦敦作为以金融为支撑的城市,失业飙升,地产日下,现在已是惨不忍睹。迎接G20领导人的还有来自众多国家的示威者们,G20会给伦敦带来一些活力。

明天将在伦敦召开的第二次金融峰会,会前的种种迹象表明,这次会议很难达成任何实质性的共识。英美以主张经济刺激方案作为基调,法德则主要强调国际金融监管(默克尔女士声称要为金融市场制定一部“宪法”),中俄等国则希望通过此次峰会增加他们在国际金融和经济活动中的话语权。

在峰会之前许多国家似乎忘却了外交的含蓄,而显得有些锋芒毕露。一贯表现出人意料的法国总统萨克奇甚至扬言在其就全球金融监管、取消避税天堂、限制高管报酬、设立对......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8日 16:24

可乐的事件

朋友今天下午1点51分刚刚发来一个新华网的链接,说商务部新闻发言人3月16日提到商务部对可口可乐并购汇源的反垄断调查正在进行第二阶段的审查,第二阶段审查的截止日期为3月20日。还没来得及仔细推敲新闻发言人得发言,几乎在同时,两位媒体的朋友又发来了路透社的Dépêche,今天下午两点二十六分商务部新闻办公室已正式发布消息,商务部已根据反垄断法第二十八条作出了禁止这一项金额达24亿美元的集中的决定。真是网络和信息时代,它不给你任何时间去消化。回头再看汇源的股价,早已经急挫得够可以了。这样,商务部在实施《反垄断法》的过程中已经有了无条件批准(占绝大多数)、附加限制性条件的批准和禁止批准这三类决定。

商务部及......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6日 15:39

老师,您在哪?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我可以说是中国向世界学习的三十年,更是向美国学习的三十年。

三十年来,英语作为商业语言在中国商界逐步普及。而直接使用英文、如LBO、ABS、MBS、CPI、PPI等等,更是屡见报端。

三十年来,中国法律体系的建立无处不留下英美法系影响的烙印。

三十年来,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金融市场发展更受到以美国为代表的“主流”新自由主义及金融创新的深刻影响。

“和国际接轨”的口号与“向美国看齐”没什么实质性的不同。美国实际上在过去三十年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老师。我们对美国像对我们的老师一样怀着敬畏、自卑和崇拜的心情。

我还记得九十年代,美国批评中国未能开启资产证券化且中国的法律......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3日 15:26

你的钱呢?

当你的钱太多时,政府怕你乱花,打乱了宏观调控的整体布局。买房受限制,契税提高,交易税提高,贷款门槛提高。

美国的金融海啸,已转变为全球的经济海啸,不仅使美国这一消费为动力的经济大国出现退缩,而且也冲击着全球主要工业国家的实体经济。并且对中国这一以出口为主导的经济产生巨大的冲击。全球股市的跌幅可以和股市最黑暗的时代相“媲美”。这次冲击把世界的中产阶级(以及那些自认为应当属于这一漠糊阶层的人们)消灭掉了千千万万。人们经过惊愕、困惑之后,慢慢感到自己口袋中的可供支配的现金减少。他们开始捂紧口袋,消费的信心每况愈下。

中国政府也和世界上主要工业国家的政府一样,突然发现,让人们去消费变得困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