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景洲 > 墨西哥毁约不全是坏事

墨西哥毁约不全是坏事

墨西哥当局11月4日宣布将国内首条高铁项目标的授给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牵头的国际联合体,消息尚在余音绕梁,墨西哥总统突然在11月9日宣布撤销投标结果。媒体报道逐步透露出的信息是:参与竞标的只有中铁建联合体一家投标、从发标到截标仅两个月,以及与中铁建联合投标的一家墨西哥企业与墨现任总统颇有交情。反对党不停发声质疑招标程序的合法性和透明度,以及可能的腐败问题。对墨西哥政府朝令夕改、出尔反尔的行为,国内舆论哗然。墨西哥政府现已主动答应给予中铁建联合体合同金额1%的补偿。这究竟是出于法律的考虑,还是政治的责难,我们无从知晓。
  回顾墨西哥高铁招标事件,有几处着实令我困惑。
  一是招投标期限。
  新闻报道说中铁建组成了400人的标书制作团队,24小时连轴转,经常睡在办公室地上,才在两个月内赶出标书,而日本三菱、法国阿尔斯通、加拿大庞巴迪以及德国西门子等16家公司均因时间过于紧迫而放弃竞标。看到这里,我心里一紧:这么大项目只用两个月就拍板,还是在办公室里“纸上谈兵”,未免太过草率。项目可行性研究做足了吗?环境冲突考察了吗……紧接着,我开始为中铁建着急,担心它重蹈中海外进军波兰的覆辙,担心它因急于求成而犯了中国企业过去走出去“贪大、图快”的通病,害怕这是中国企业出海交的又一笔学费……
  后来,我看到中国铁建总裁助理说他们从2013年9月就开始跟踪这个项目。或许,中铁建已经做足了万全准备。
  可是,没一会我又看到新闻说墨西哥政府称去年11月通知各公司准备竞标。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为何墨西哥政府11月才通知,中铁建9月就开始准备?难道真如反对党所言,墨西哥总统与中铁建联合体不大“清白”?这种担心可能有些多余,我们也常有客户发标前就能根据行业动态判断出哪里可能有大项目。但说到这,中国企业确有一个普遍现象:做任何事都要动用关系,仿佛认定不花钱上下打点就拿不到项目。这种心理有历史成因,但今天已不合时宜。
  近年来,不仅国内反腐势头迅猛,国际商业反腐亦大势所趋。20世纪70年代以来,为打击跨国腐败行为,多项国际反腐公约和惯例陆续颁布,如《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国际商会抗击腐败规则》《OECD反对在国际商务活动中贿赂外国公职人员公约》和《G20反腐败行动计划》等,各国反腐合作不断加强。中国也在2011年修改《刑法》,将贿赂外国公职人员入罪。面对国内、国际反腐双趋势,中国企业只能顺应趋势,强化企业合规经营,否则终究“害人害己害国”。
  另一个困惑与高铁建设成本有关。
  据中铁建上市公司公告称,墨西哥高铁项目合同金额为44亿美元,运营维护占6.6亿美元。也有报道(《华尔街日报》)称包括五年维修成本的总费用是37.4亿美元。以公告为准,假使中铁建联合体一分钱不赚,将37.4亿美元全部投入建造210公里的高铁,相当于每公里造价0.18亿美元。与国内每公里0.33亿美元的成本相比,低了近一半。
  在中铁建看来,这0.33亿美元成本是按350公里时速等级来建设的,而墨西哥高铁项目时速仅300公里,成本应更低。但能低到多少?中铁建没说。据世行发布的中国高铁报告,时速250公里的高铁项目,在中国平均成本就要每公里0.14亿美元。这么说来,时速300公里的高铁成本要控制在0.18亿美元难度不小。考虑到中国近年来土地和人工成本急升,加之中铁建在“施工技术、成本控制、劳动生产率等方面有优势”,或许中铁建还有一定成本压缩空间,但要赚钱绝对不容易。
  让我担心的是,“先报低价,再通过变更将价格慢慢抬上去”,也是不少中国企业走出去中的一贯打法。这在非洲、东南亚这些法律意识薄弱、缺乏自由媒体的国家可能行得通,但在西方国家,乃至于俄罗斯、巴西和墨西哥等国,这种模式风险巨大。先有中海外深陷波兰泥潭最后不得不弃工程跑路,后有中铁折戟沙特轻轨造成13.85亿元损失,现有南车集团低价投标遭遇撤标危机,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我自己也遇到一些找我打官司的中方客户,抱怨说之前为了拿下项目不惜一切压低价格,总想着以后万事好商量,不料对方竟不买账,追悔莫及。
  每每出现问题,中国企业都习惯求助政府,总以为有两国政治关系兜底,都不算事。很多企业已为这种错误的惯性思维埋单。或许墨西哥政府的毁约未必全是坏事,至少它给了中铁建更多时间重新思考、布局,包括价格合理性,乃至整个项目的可行性。走出去是机会,也可能遭遇陷阱。■
  本文首发于博主财新网专栏

推荐 11